【茶界工匠】石夢千,大佛故里的龍井茶工匠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2016年07月28日   點擊:

7月初,浙江剛剛送走了梅雨季,但夏日江南水鄉的空氣依舊濕熱,這讓新昌縣第一茶市里的茶香發散得越發恣意,又為當地本就綿綿的吳語加了一層溫軟。走在茶市第一期的交易大廳,可以看到現場加工的茶機器、集中晾曬的茶青、店門上的“茶”字掛牌……將近1500多家門店,有一個共同點:幾乎家家都出售大佛龍井。據商家介紹,本地人都很喜歡喝大佛龍井,不但外售也內銷,大佛龍井支撐了新昌的茶經濟。

如果提到了新昌和大佛龍井,那么還有一個人的名字應緊隨其后,那就是石夢千。

【茶界工匠】石夢千,大佛故里的龍井茶工匠

    荒土地,是理想開始的地方

石夢千回憶,大約1964年,家鄉新昌縣茅坪村舉行了一次制茶比賽,引起了當時只有17歲的自己對茶葉的注意。上世紀60年代初,全國糧食緊張,當溫飽成為生活第一要務,茶葉這樣的生活調味品自然被放到了后面。因此,當時的茶樹是零零星星地散種,遠沒有今天茶園一壟壟綠意蕩漾的效果。但是,村子里經濟條件相對較好的家庭都以種茶為生,這讓石夢千開始格外關注茶葉。1970年前后,石夢千當上了村里的生產隊隊長,在兼顧其他經濟作物的同時,他特別提出了“發展茶葉為村經濟支柱”的建議。當時,100斤茶葉可以賣到200元,這個售價遠高于其他農作物。為了讓村民致富,石夢千決心帶領村民集中狠抓茶葉這一塊,鼓勵大家多種茶。

石夢千和茶葉正式結緣,要從1980年開始。當時,石夢千被委派到紅旗公社茶場(今天的新昌縣紅旗茶業有限公司的前身)當場長,負責場內的運營。當年整座茶場只有幾畝地種著茶樹,一眼望去,是無盡的荒地。石夢千走在長滿雜草的土路上,暗下決心,一定要把眼前這片枯黃色變成綠色。上任后,石夢千提出了幾項改革性的措施:全場實行按勞分配的薪酬政策,調動員工積極性;每日都對茶葉進行檢查,嚴格把守產品質量;還有至關重要的一點,就是加大力度擴大茶葉種植規模。據石夢千介紹,原先茶場里加工制作的是天壇珠茶,每年按計劃定量完成,從上海和浙江出口,專供外銷。可惜出口業績一直不理想,后來轉成內銷。石夢千琢磨著,外銷不成功的茶葉,內銷也不見得能成功,干脆帶著大家改制新茶——烘青。這種茶類似于茉莉花茶,從廣西采購茉莉花,按照花茶工藝制作。

【茶界工匠】石夢千,大佛故里的龍井茶工匠
 

大佛龍井,喚醒新昌的茶夢

石夢千對烘青的感覺是,這更像北方人喜歡的風格,喝不出浙江的味道,新昌的味道。直到1984年,石夢千心心念念的屬于本地的茶終于有了眉目。那一年,浙江省農業廳提出了恢復歷史名茶和開創新名優茶的倡議,新昌沒有名茶歷史,他感到眼下正是開辟新品類的好時機。但是發展什么好呢?西湖龍井是全國名茶,是浙江的驕傲;西湖龍井在杭州,那么新昌是否也可以有龍井茶呢?這個主意在石夢千心里醞釀了一陣,拿出來和場里的幾位業務骨干商量了許久,繼而又請教專家,調查市場,分析新昌茶葉的發展態勢。最后確定,紅旗茶場要發展龍井,名字取自新昌縣的大佛寺,就叫大佛龍井。紅旗公社茶場作為新昌最早研發名茶的單位,經過整整1年的苦戰,大佛龍井于1985年問世。為了研發大佛龍井,石夢千和他的團隊費了不少苦心。選種這一最初環節,就是一項大工程。紅旗公社茶場在改良土壤,擴建茶園后,爭取到建設浙江省茶樹良種繁育示范場的名額,成為浙江省唯一的國家級茶樹無性系良種繁育和茶葉生產加工的綜合性示范基地。石夢千帶領員工從這片基地里選取了幾款茶樹種,經過反復試驗,才確定了適宜制作大佛龍井的品種。

明確了原料,接下來就開始攻克制作難題。石夢千回憶,場里的師傅沒人會做龍井茶,于是就從杭州請來做西湖龍井的師傅手把手教。在200度高溫的鍋里手工炒茶,成為很多師傅最難克服的難關,手被燙傷起泡是再常見不過的事;在練習中大量消耗體能,每日10多個小時全部投入到制茶中,也直接影響了師傅們的健康狀況。作為場長的石夢千,為了大佛龍井的研制成功,也加入到制茶的隊伍中,他表示,只有親自體驗每一個環節,才能在日后更好地引導茶葉的發展。大家的努力最終換來了大佛龍井的誕生,而更讓石夢千高興的是,這帶動了當地茶經濟的提升。最直觀反映在工資上,從他來那會兒的24元/月,呈25倍增長。新昌百姓嘗到了甜頭,紛紛要求學習,大佛龍井培訓班應運而生。據石夢千講,如今這片基地有茶樹良種46個,是全國茶樹良種最多的茶場之一,也是全國最早實現茶園管理機械化的茶場。同時,首批龍井茶原產地域產品保護單位、國家級無公害茶生產基地和浙江省綠色農產品生產示范基地等頭銜,也都落在紅旗茶場。近年來,石夢千忙碌依舊,在當地舉辦了大佛龍井炒制、良種茶繁育技術培訓班26期,培訓人員達3100多人次,他本人還親自到紹興、上虞、余姚、寧波等縣市區,開展面對面的培訓。

【茶界工匠】石夢千,大佛故里的龍井茶工匠
 

嚴謹求精,是最好的傳承

我望著杯中的大佛龍井,又細呷了幾口,除了判斷出是龍井類茶,并不能分辨出其具體是什么品種。石夢千告訴我,西湖龍井和大佛龍井的制作工藝類似,如不親自參與制作很難辨別,但是兩者確實存在差異。大佛龍井的茶樹生長的海拔更高一些,原料產地的不同,就直接導致了每一道工序都需要調整。拿殺青這一步舉例,炒制大佛龍井的鍋溫高于西湖龍井,所以在沖泡時,大佛龍井的香氣更高揚,葉底也更明亮。創出了名茶,1996年石夢千將紅旗茶場生產的大佛龍井命名為“西山碧芽”牌,一經問世就連續斬獲國際茶博會金獎6 項,2001年被中國國際農博會評為名牌產品。“好茶葉在最初環節就要把牢,所以茶園管理特別重要。為了保證茶葉安全,我們施有機肥料,秋冬施基肥營養土地,春施追肥催樹發芽,我每次都要在現場盯著。春季是場里的制茶旺季,每出一批茶我都得先試嘗一下,一天下來不知道要喝多少杯茶……”原來茶場有一條鐵紀:只要制出了新茶,就一定要先讓石夢千檢查評審一遍。凡是和茶相關的,石夢千事必躬親。在制茶技術方面,石夢千都是在自己熟練掌握后,再教授給徒弟。徒弟們把他嚴謹的制茶態度連著技藝一并繼承了。他的徒弟中,有不少人在很多比賽中獲得獎項,這其中包括中國綠茶大會之龍井炒制比賽的第一名、上海世博會茶葉組金牛獎、國際茗茶金獎等。“創出了新茶,又得到了社會的認可,這是好事。研發大佛龍井經歷了太多不易,我希望它現在是名茶,更遠的未來成為歷史名茶。而這靠的是什么?是那些在茶園里、在廠子里辛苦忙碌著的人……”談話間,石夢千的小孫女跑過來拉著他的衣角嚷著“爺爺泡茶”,在一旁辦公的兒子石志輝早已接過紅旗茶場的接力棒。看著他們,石夢千的臉上笑容難掩。大佛龍井在今天這代人的呵護下得以有質量、有保證地傳承,這才是石夢千最大的欣慰。

一滴綠色,暈染新昌土地

石夢千真誠坦言:“做茶葉,一方面是我的愛好,一方面希望可以借它帶動當地百姓致富。”想當年,良種茶苗是非常稀缺的資源,石夢千想著,自己茶廠的茶樹良種繁育示范基地既然如此珍貴有價值,為什么不利用起來惠澤更多當地茶農呢?石夢千首先把縣周圍的村子作了梳理(這里不僅有他的老家茅坪村,還有下王村、莊山村等其他村子,乃至更為偏遠的山區),根據各村情況為想種茶樹的村民提供良種樹苗,而這僅是第一步。接下來,便派出技術人員到茶農家里,把種植、采摘、炒制一整套技術,無保留輸出,直到茶農掌握。這為大佛龍井培養了很多制茶能手。種茶、炒茶是為了賣錢,但是閉塞的生活環境讓大部分茶農望著茶葉犯愁。石夢千知道后,又帶著團隊在收茶季挨家挨戶去茶農家高價收茶。種、產、銷,石夢千走的每一步都從茶農最根本的利益需求出發,按他的話說,“因為知道做茶辛苦不易,所以才更要提供最切實的幫助。”正是因為石夢千的無私經驗分享和全面的幫助,良種繁育場向新昌以及省內外提供各種良種茶苗8000余萬株,全縣無性系良種茶園從原來500畝擴大到2.47萬畝,占全縣茶園總面積的35.3%。現在,良種茶苗的繁育已成為新昌縣茶業產業發展的新增長點,新昌縣堪稱“浙江省茶樹良種化先進縣”。同時,新昌縣催生出不少茶樹良種繁育專業戶和專業茶葉村,很多村子靠茶葉可以每年增加收入數十萬元。而石夢千也因此獲得了“茶農之友”的美譽。石夢千曾任紹興市第五屆人大常委,新昌縣第十三屆、第十四屆人大常委,由于格外關注浙江茶業的發展前景,從2004年至今,他相繼提出了有關茶園無公害管理、茶葉品牌保護等多項建議。他個人也先后被評為1999年獲浙江省勞動模范、2000年全國勞動模范、2007年十大“感動新昌”人物……提起這些,石夢千覺得,是茶葉讓自己獲得這些榮譽,自己要更努力地發展茶葉,反饋家鄉。

從1984年算起,石夢千這個名字和大佛龍井已經串聯在一起30多年了。每當走到如今800多畝的茶園,他依稀可以聽見當年雙腳站在曾經的荒地上,自己所發的誓言。他確實做到了。石夢千和致力于貢獻茶業的同行前輩們一起,不但為這片土地烘制了一個綠色的夢,從無到有地創造了大佛龍井這款名茶,更使新昌縣為中國產茶地增添了一抹別樣的色彩。

【作者:佚名】
關鍵詞:

聯系紅旗茶業
  電話:0575-86381280
QQ:1275391381 468167372
聯系人:石經理 徐經理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浙江省新昌縣大市聚鎮茅坪村

最新文章

有你的校园返水